企业文化

首页 / 企业文化 /  内容

《李德生回忆录》结束语

  在回忆录即将终篇的时候,回顾我从1930年参加红军,到1990年离开国防大学第一线工作岗位,整整经历了60年风雨峥嵘的斗争岁月。在历史的长河中,60年只不过白驹过隙;而在人的一生中,60年却是漫漫征程。60年间,我战斗、工作在一个伟大的党、伟大的军队的集体之中,经历了从战士到排连营团师军和大军区各级指挥员岗位和军委领导工作,从使用大刀步枪到指挥合成兵种,同国民党反动派、日本侵略者、美帝国主义的军队进行了20多年紧张激烈的革命战争;又经历了和平时期军队建设所走过的曲折道路。我长期从事军队工作,又曾参加了地方到中央的党政领导工作。中国共产党领导我们军队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创建革命根据地,打出一个新中国,又建设着我们的新中国。我在这样的历史环境中历经风雨。党的领导,斗争实践,哺育了我,塑造了我。有许多胜利的喜悦,也经历过挫折。有顺境,也有逆境。可是60年间,我从未懈怠和停顿过。在回忆了我60年的人生历程之后,再总起来作一点回顾和思考。

  贯穿我60年斗争历史的基本信念,是共产主义理想。这个理想,从参加革命起,就开始确立。但它又是在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中,在斗争实践中,从领略党内斗争的历史经验中,逐渐加深与强化的。有了理想,斗争的方向和勇气就有了,什么样的敌人和困难都不在话下,什么人得失都置之度外。当战士时,张国焘路线开除我党籍,我三过雪山草地,靠什么,靠理想;当党中央副主席,江青点名批判我,我没有被压服,靠的还是理想。一个人怕苦难,计较名利得失,都是理想淡漠了。理想要坚定,学习不能停,活到老,学到老,永不自满。理想要实现,要同集体一道奋斗。我深以自慰的是,60年间,我的理想、信念,从没有动摇过。并且在学习和斗争实践中,更坚定,更有思想理论基础,同全党、全军同志一道,更加努力为之奋斗。

  时刻不忘人民群众,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这是我60年间用来衡量工作的宗旨和准则。我们这些从旧社会最底层走上革命道路的人,关心群众,依靠群众,对人民负责,为人民服务,是一种阶级本能,是为人之本,是革命的宗旨。我觉得,坚强的群众观念,坚持群众路线,在基层工作,在困难时期,比较容易重视。在革命胜利之后,在高层领导岗位上,不只想到周围的人,不只听少数人的意见,而时时想着群众,事事为了群众,就要有更强的自觉性。这除了感情因素,还要牢固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唯物史观。最关键的又是时刻保持同群众的联系。我的办法是,经常到基层去,到群众中去,看看他们的生活,听听他们的意见,工作再忙,也要坚持。这样,自己想问题,办事情,作决策,出发点和落脚点就比较正确,心里也踏实。

  团结更多的同志一道工作,这是我顺利走过60年的重要保证。我这一生,共过事的人成千上万。我们在一起工作,在几十年的、有几年的,甚至有几个月几天的。许多人的形象,至今历历在目,想到他们,我总感到很亲切,很难得呵。特别是那些牺牲的烈士,他们为革命事业献出自己的一切,想起他们,就很难过。我共过事的同志,他们各有特点和个性,各有优点和缺点,千差万别。怎么正确认识和对待他们,是经常遇到又必须处理好的事,关键是发挥其长处,使每个人都能在适合他的岗位上放出异彩。我与人共事,首要是发现和学习他们的长处和优点;对待同志的缺点,我总是同他们优点和长处联系起来看,这才不会把人家的不足看偏了,看重了。别人犯了错误,首先是与人为善,批评要严肃,更要历史地全面地看一个人。我最厌恶那种从个人私利出发,攻其一点,不及其余,恶意整人。遇到这种场合,即便我不能改变局面,也绝不放弃原则,随波逐流。有意整人,是品德问题。我吃过挨整的苦,也深得团结人之益。同志这间,以诚相见,经常谈心,还要有必要的容忍。把各种各样的人,知识分子、工农干部,新同志、老同志,都团结起来,革命的力量就大多了,工作也就好做多了。

  用唯物论、辩证法分析处理问题,这是我60年来努力学习和坚持的思想路线和工作路线。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方法论,使我终身得益匪浅。坚持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调查研究是基本功。我是从打仗的时候,把侦察敌情、勘察地形作基本功做起的,逐渐养成了遇事先搞调查研究的习惯。作为一个领导干部,不调查,不要急于下结论,作决定,一定要觉得住气。有些事情,在全局来看是正确的,而在局部依样画葫芦未必正确;有些全局性错误,在局部,从实际出发,也可以纠正或不犯错误。有些事情,按实际情况办了取得成功之后,我的习惯是继续调查,继续研究,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多下功夫。这往往又有新的发现、新的创造。调查研究一定要讲辩证法。世界万事万物,人与人这间的关系,错综复杂,依时间、地点、条件的变化而变化,要能正确认识和处理,就不能简单化,不能表面地、片面地、孤立地看问题,这样才能避免犯形而上学的错误。可惜的是搞唯心论、形而上学是一种习惯势力,而且是一种顽症,“文革”中又发展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搞唯心论、形而上学,不搞调查研究,不作分析鉴别,人云亦云,甚至肆意“发挥创造”,可以不用脑子,不费力气,可以媚俗讨好。这说不仅仅是认识问题、水平问题,有的就是思想问题,个人私心膨胀的问题了,可惜它还是有市场的。所以,坚持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方法论,做到实事求是,是很困难的,又是非常重要的,战争年代如此,建设时期也是如此。

  历史是一面镜子,鉴往开来。我通过撰写回忆录,更加激起了对我们的党、对我们的国家、对我们的军队、对我们的人民的热爱。我衷心地希望我党我军的优良传统,能够继承和发扬光大,把我们伟大的党、伟大的国家、伟大的军队建设得更好,让全国各族人民的生活更加幸福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