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化

首页 / 企业文化 /  内容

寻找徽州那失落的贵族文明

 

就在跨入徽州祠堂的那一刻,身虽立,心却跪下;虽是低头不语,心却在无限的仰望。真想在此长跪不起,静静地聆听祠堂里空谷希音的教诲;真想在此流涕痛哭,细数那些先祖们的荣光和功勋;虽然,这里供奉的不是我的宗祖,但我深知他们对中华民族的繁衍荣昌乃至文化传承的功不可没。

“中国有贵族吗?”,这个句子在我的脑海一闪而过。然,我分明听到了自己嘲笑自己的声音,我的心不寒而栗;但更多的是无限的感慨和悲凉,一如徽州许多祠堂的落寞冷清,甚至靠影视娱乐来引起世人的注目。中国的贵族文化精神太低调了,低到了海底,以至于国人开始怀疑中国贵族的存在。在中国传统文化里,贵族都是用另外一个隐晦的称呼来代替的,那就是“书香门第”;“香”指的就是祠堂和家庙。这一刻,我真正触摸到了它,我想它是最能体现中国贵族文化精神的了。这种精神集中于祠堂,却流淌在门第家族的事业、家庭、教育等等方方面面。


\
徽州古城门楼

 

贵族之所以贵,首先是因为精神的可贵,而不是财富的多寡、权力的大小乃至社会地位的高低。这种可贵的精神是一种境界,使得门第之族能够不论在什么样的历史条件下都担当着一个社会、国家乃至民族发展的重任,若是遇上战争年代有可能这些贵族就要牺牲家族的利益来维护国家的尊严。站在胡锦涛主席家的宗祠里,例数他的家族史上为我们国家做出重大贡献的人物,将近百位;那对于我们常人来说近于苛刻的家规;这难道不能说明流淌在这个家族人血液里高贵的精神么?!这种精神是由文化的传承来完成延续的,就如屋檐水,点点不差移。


\
徽州黟县承志堂

 

精神是内在的,而表征这种精神的就是门第家族的建筑风水以及家居摆设。这又是门第家族的一种警示文化,是徽州文化独有的。一切的一切都在警示着自己和后人,警示着这个家族所肩负的历史责任。

 \

徽州歙县许村五马坊 

 

祠堂和牌坊展现给后人的不仅仅是家族先祖的至高荣耀,更是为了警示后来者不可虚度光阴,一定要有所作为,成为一个能够承担社会责任的人。在宏村,穿越南湖的一条直路,一直隐然延伸到后面的半月沼,这种“箭在弦上”的风水布局,无时无刻不在警示着这个家族,要时刻准备着,准备着战斗、准备着牺牲、准备着时代的挑战。徽州人家的大堂都有着一种趋同的陈设,那些脍炙人口的楹联自不必说,最让人警醒的是大堂里的几案上的陈设:中间是一只吊钟,东头是一只花瓶,西头则是一面镜子,寓意“终身瓶颈”,警示主人要不断地突破瓶颈,去寻求发展、获取新生。

\
歙县檀越牌坊群

拜在棠樾牌坊群下,我思绪万千,且不必说门第家族的人类的文明成就、宗教哲学、道德信仰乃至对国家社会发展的举足轻重的作用,只要看看那些由门第家族来承担完成的巨大公益事业就足以触目惊心了。无怪乎这些门第家族能够主导人类历史文明的发展进程!

这,就是中国的贵族:低调而又不失高贵。

\
徽州歙县古城许国石坊

 

人,是可以高尚的,但不是人人都可以高贵。高尚和高贵,虽然只是一字之差,但内涵却大相径庭;高尚是一种行为,高贵却是一种人生价值;高尚是一种境界,高贵却是一种历史担当;高尚可以在一念之间,高贵却是终始一生的坚持。高贵首先是精神的难能可贵,是一种舍我其谁的担当和承担。每当我们中华民族大难当头的时候,总是这些高贵之人,担当起拯救民族于水火的大任,牺牲自己乃至家族的利益而保全国家;他们肩负着重担,一头是道义责任,一头是生民教化。
 

\
徽州古城那古典的马头墙

 

贵,是对生命的一种选择;它不仅仅是奢华、享受,而且是一种使命和担当,是对生命的一种严肃的自爱。贵,始于足下,必须用行动去完成从贫到富、从富到贵的蜕变。我终究明白中国贵族为什么要用一个隐晦的别称(书香门第)来代替“贵族”二字。贵,又是一种担当和承载,需要我们去大行、去实践,惟有习得儒释道三教的智慧,惟有祠堂的警示和教育,才能让贵族显赫于社会,为社会的发展承担责任。这种精神的原动力,是来源于宗教信仰,惟有纯粹的信仰,才能生发出这种向上的动能。
\
徽州绩溪胡氏宗祠

 

大哉,徽州,梦醒了!重拾中国贵族文化精神,让这种文化精神来引领未来中国的发展、世界的潮流。这,就是中国梦;而我的梦却破碎在徽州,碎在那斑驳厚重的青石板上;新梦又在此萌发,即刻破土,我知道它将伴随着我去历经苦难,走向辉煌。